headerphoto

她正好收了一笔账

2018-06-21 19:18

张心(化名)给儿子送去一双棉鞋、一条裤子和一件厚棉袄(记者 汪成 摄)

只是到了派出所接待室,张心突然退缩了。她把给儿子准备的东西都交给民警,又询问了儿子的情况,却不敢去见儿子一面。

昨天下午5点,得知儿子被处以行政拘留,张心匆匆跑回家,给儿子收拾衣服。

他凌晨4点被带到派出所的时候,就只穿了一件睡衣,我怕他冻着,来给他送点东西。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,张心流下了眼泪。这是她第二次将儿子送进派出所。她说,她不知道儿子会不会因此恨她,但她希望儿子能真正把毒瘾戒掉。

等他走的时候,我看看他就好。张心说,她有些害怕,儿子现在大概还在生气,不想看到她,她不愿让儿子恨她。

直到警车开出去好远,张心才收回目光,向民警道谢后走出派出所,很久没有说话。

张心说,儿子回家就问她要钱,她没有答应,儿子就在家里砸东西,翻箱倒柜,这种情形已发生多次。平日里,她从不敢在家里存放超过两百元的现金。四天前,她正好收了一笔账,有2000元,儿子将钱抢走便出了门。所以昨天凌晨,看到儿子又在家找钱时,张心果断拨打了110。

张心说,因为吸毒,儿子如今精神恍惚,媳妇也整日流泪。她已经做好准备,如果儿子这次回来,还是不能戒毒,她只能再次将儿子送去派出所,请求民警让儿子强制戒毒。

她说,两年前,儿子在一次同学会上染上了毒瘾,最初还瞒着家里人,有时候回家晚一些,也只说是有应酬。去年年初,儿子说打算开出租车赚钱,她拿了几万元出来支持。我后来才知道,他开出租车是为了挣钱买毒品。张心说,儿子之后又把出租车低价卖了出去,半个多月没有音讯,再回来时,脸颊深凹,开口便问她要钱。

株洲晚报12月11日讯(记者伍靖雯通讯员牡丹)昨天下午,石峰区井龙派出所,刘军(化名)默默穿上母亲张心(化名)刚刚送来的黑色棉袄,走上警车前往拘留所。他的母亲张心就在不远处的接待室,透过窗户悄悄望着他。由于吸毒,刘军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。而报警人,正是他的母亲张心。

给他准备了一件棉袄,一条裤子和一双棉鞋,都是干净的,暖和。在前往派出所的路上,张心絮絮叨叨地告诉记者,牙刷和毛巾之类的洗漱用品都带上了,等会见到儿子,得给他打盆热水好好洗把脸,人也舒服些。

他昨天凌晨2点突然回家,就开始翻东西,问我要钱。张心告诉记者,当时儿子已有四天没有回家,回来时走路有点歪歪斜斜,人也有点狂躁,她一看就明白,儿子又吸毒了。

民警把他带走时,他反抗得比较激烈,睡衣扣子都扯掉了,鞋子也没穿好。张心告诉记者,儿子被带走之后,她便开始担心,怕儿子冻着,想给儿子送衣服,又怕儿子恨她,毕竟是她报的警,她不敢在儿子面前露面。上次我把他送进派出所,他就很久没跟我好好说话。张心说着便开始哽咽。

张心说,儿子今年30岁,平时就在亲戚家开的店里做事,虽然经济条件一般,但人长得挺俊俏,也娶了个好媳妇。

张心说,之后儿子每次回家都是为了钱,如果她肯给,儿子还能在家里多留几天,如果她不答应,儿子拿了钱可能直接就离开了。她担心儿子会走上不归路,比如去偷去抢,所以更多时候宁愿拿钱给儿子,即使这同样是条不归路。